外道丸番外篇其之一

  
  茨木童子睜開了紅色的眼眸。
  他從不曾料想過自己能睡得如此安心,只因為身邊有著屬於他的紅色妖怪。
  他凝視著眼前傾慕著一輩子的男人,忍不住稍稍瞇起雙眼。
  他更沒想過這個男人會像現在這樣近乎霸道地摟著他的腰,似乎永遠都不打算放開他。
  他眨了幾下眼睛,無聲的摸上了那抹火紅的長髮。
  茨木童子的眼中不再有瘋狂與偏執,留下的就只有漫無止盡的憧憬與愛慕。
  酒吞童子的頭髮摸起來遠比想像中的要柔軟了許多。
  他的脣邊揚起了淺淺的笑意,卻馬上把手收了回來。
  「……為什麼把手收回去?」
  茨木童子遲疑了一下,還閉著眼的酒吞童子先問出聲,接著才慢慢睜開那蒼藍色的雙眼。
  他抓上了茨木童子收回的手臂,眼底有著一絲茨木童子無法讀懂的情緒。
  「為什麼?」茨木童子回問,他莫名地搖了搖頭。「……不為什麼。」
  茨木童子做出了回應,絲毫沒注意到自己的笑容有些不太自然。
  他不用再繼續追著酒吞童子了,但這些太過忽然轉變下的無所適從卻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
  他追了他的紅色妖怪太多太多年了,除了外表,就連想法個性也和當年那個小小人類不一樣了。
  如果他還是當年心思敏感的外道丸,就會清楚酒吞童子太過的溫柔足以讓他害怕。
  他會怕酒吞童子再一次地丟下自己……但、幸好,他不是當年的外道丸了,他不會選擇乖乖的等待,而是會追上去糾纏不休。
  他望著酒吞童子,他的一切執著終於有了回報。
  紅色的妖怪終於准許自己回到他的身邊。
  即使經歷了唾棄、鄙視、甚至是傷害……
  茨木童子愣了一下,突然意識到傷害這個字眼的他本能地收了一下肩膀。
  「酒吞…童子……?」
  他低喚出聲,因為他不明白紅色妖怪為什麼要滿臉哀傷的將他攬進了些。
  「本大爺對你做的那些事情,是不可能被輕易遺忘的。」酒吞童子撫上了茨木童子的臉龐。
  「你可以盡情使用我……」茨木童子不愉快地瞠大雙眼。
  「你並不是本大爺的所有物。」
  酒吞童子用拇指摩擦著白色妖怪有些發顫的好看嘴脣,並且為了要讓對方安心而輕啄了好幾下。
  「……我是你的,你需要我怎麼證明。」
  「你這種思考方式大概改也改不掉了吧?真是、本大爺有種孩子長大就完全失控的感慨啊!」酒吞童子才說罷,便發現這個隨口的玩笑會被眼前的傻瓜認真對待,所以他趕緊吻了吻那打算要說些什麼的脣。
    他想要給茨木童子一個更深切的吻,卻只是在輕舔了對方的下唇幾下後淺嘗而止。
  「本大爺知道你的心還是會痛,你有時候還是會不經意地按著自己的胸口。」
  「不!我──」茨木童子咬了咬牙,他顯得有些狼狽。「所以是因為那可笑的小動作才讓你不再觸碰我的。」
  他說得慘澹,這段日子裡他和酒吞童子的接觸都僅止於擁抱和親吻。
  明明這個強大的妖怪說過沒辦法壓抑自己對他的慾望……
  茨木童子垂下白色的眼睫,愛情這種對他而言還顯陌生的情感中、能省去彼此渴求的性事嗎?
  「如果你不滿意我的任何地方,告訴我,我可以改。」
  不要再把我丟下了!!他又懦弱回以前的外道丸了……他……
  「這裡,又再痛了不是嗎?」
  酒吞童子把手掌按上了茨木童子的胸口。
  「我知道,因為這也是我的心。」酒吞童子勾起了苦澀的笑容。「痛得就像要被撕開了不是嗎?我真傻,直到要有這種聯繫才能明白你的心情……我很抱歉,茨木,我真的很抱歉。」
  他把茨木童子摟得好緊,並將自己的嘴唇抵上了對方的額頭。
  茨木童子發愣了一會兒,他仍然不太習慣酒吞童子對自己的…那種柔情,也不知該做何反應。
  他一直以來的思念真的是這個強大男人想要的情感嗎?
  他本能地扯上了酒吞童子的紅髮。
  他的左胸有些發緊,酒吞童子則是一臉明白地按上了他的胸口。
  「不安,就是這種情緒。」
  酒吞童子說得心疼,但茨木童子卻用十分強硬的眼神做出反駁。
  「那種懦弱的情感我不──」
  白色妖怪滿臉不滿,卻發現紅色妖怪忽然將頭埋向他的頸間。
  「我會不安,而且我也會害怕。」
    茨木童子瞪大了眼睛,這個強大的男人在說些什麼?
  「不要胡說了!你可是站在妖怪頂端的──」
  「一個深怕又會傷害到你的男人。」
  酒吞童子把話接了下去,他抬頭,將手指劃過茨木童子的嘴唇。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選擇在大江山住下嗎?」
  「不知道,你什麼都沒和我說過。」
  茨木童子微微側頭,即使他這番話沒有任何埋怨,聽在耳裡的酒吞童子還是會自責。
  他自怨自艾地錯過了多少時間?
  「因為這片山法師的林子。」
  茨木童子將臉側向另一邊,這個風雅的話題他顯然插不上嘴。
  「我知道你喜歡這片景色,不管是山法師還是楓葉。」
  茨木童子敘述了他所明白的事情,在提到「紅葉」時,他已經不會憤怒了,但酒吞童子反而因為他這平靜無波的情緒而皺了一下眉頭。
  「看來本大爺比想像中的更沒用啊……」酒吞童子勾起泛著苦澀的嘴角。「……竟然會希望你忌妒。」
  他嘖了一聲,稍顯粗暴地撥亂了自己的頭髮。
  「山法師……在我眼中就是你。」
  茨木童子的頭更偏了,紅色妖怪的話永遠是對的,但他這次真的無法明白其中的深意了。
  酒吞童子對他苦笑了一下。
  「那楚楚可憐的小小花朵會讓我想到當年的你,而在時間轉變下化做紅葉的山法師……更像是在血泊中被染得一身鮮紅的你。」
    酒吞童子的聲音暗啞了起來。
  「……一次又一次,本大爺永遠只能在一旁看著那纖白的花朵化做一次又一次的腥紅──本大爺抱著毫無氣息的你,眼中只有一遍鮮紅,這是無盡的懲罰……卻也是我僅剩的、唯一能親近你的瞬間。」
  茨木童子垂下眼簾。「……我以為你只是喜歡這片景色。」
  「喜歡?不,這片山法師是本大爺的一切──直到我找回了你。」
  茨木童子終於抬起雙眼,他直到現在才能完全理解紅色妖怪口中為什麼會說出「紅葉讓他聯想到外道丸」這種話了。
  「我在這,而且也足夠強大了。」
  「本大爺知道。」酒吞童子吻了吻神情堅定的白色妖怪。「可是本大爺真的不能忍受再一次失去你了。」
  「……你說你抱著全身是血的我?」
  茨木童子輕輕皺了皺眉。
  酒吞童子回望著那張迷惑的臉龐。
  「啊啊、忽然湧現的恐懼讓我回去了──但一切都來不及了……」酒吞童子說得艱澀,若不是他已然奇蹟般的失而復得,這些話他是絕對沒有辦法說出口的。「……你倒在血泊中、沒有氣息……我只能抱著你大聲悲嚎……」
  酒吞童子深吸了口氣,那是因為他的卑怯所造成的悲劇,他忍不住別過了視線。
  但茨木童子卻立刻把他的臉轉了回來。
  白色妖怪不是沒有發現他的懊惱,但還是完全不合時宜地勾起嘴角。
  「所以你確實回來了。」
  茨木童子的反應讓酒吞童子微微睜大了眼。
  眼前的白色妖怪笑得傻氣,展現出的驕傲喜悅就像在對他證明自己的等待有多麼正確。
  「……你真是個傻瓜。」
  酒吞童子低嘆,卻沒料到笑得太過得意的茨木童子竟然開始主動舔吻著他。白色妖怪的吻勢逐漸變得激烈,而這個吻也沒有了先前的那種刻意討好,只是直率單純地想要表達喜悅。
  想到這傢伙之前為了取悅自己所做出的一切,酒吞童子的心就痛得像要裂開。
  啊啊、心痛,這種形容刻骨深沉,卻微妙。
  因為他實際的心臟正在茨木童子的胸腔裡狂喜的跳動著。
  他的思緒竟然還要糾結在這些想想有些小矛盾的地方……果然…這還是因為他有些害怕逃避吧!
  現在的茨木童子沒有任何的不安與猶疑,只有他。
  強大如他卻偏偏只要碰到這個白色妖怪就會變得懦弱膽小。
  面對茨木童子離開自己雙唇後還意猶未盡地舔著唇瓣的模樣,他忍不住苦笑,並且一個翻身把茨木童子壓在身下。
  「你的心還是會痛,那不是馬上就能消除的……糟糕透頂的是本大爺,對不起。」
  他抬起茨木童子的下顎,直勾勾地望進對方眼底。
  「你不再是當年的外道丸了,不再需要本大爺子自以為是的保護……不,最堅強的一直都是你才對……」
  酒吞童子少見的多愁善感了起來。
  但茨木童子卻沒怎麼理會,他神色飛揚,滿臉都是酒吞童子許久不見的狂妄。
  這個白色妖怪的表情就像是在炫耀,而紅色妖怪的一切舉止對他都顯得過於溫吞了。因使他乾脆伸手把酒吞童子往旁邊一扯並且靈巧地翻身跨坐到對方的身上。
  酒吞童子微怔,他所熟悉的茨木童子又回來了。
  瘋狂、而且趾高氣昂。
  那隻絳紫色的漂亮手爪一次又一次地掠過他胸前健壯的肌肉,茨木童子略顯粗魯的向他懇切求歡。他順著酒吞童子精壯的腹部線條輕舔著。
  酒吞童子不得不承認這隨著白色髮絲一起觸碰的動作確實很舒服。
  茨木童子的心情非常愉悅,他感受得到。
  但就像他才對茨木童子說的,他造成的傷害絕對不可能立刻被抹除。
  ──所以他托起了茨木童子好看的下顎。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我渴望你,摯友。」茨木童子驕傲回應著理所當然的感情。
  「本大爺當然知道──」酒吞童子哈了一口氣,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好好聽他剛才說的話?
  如果情事對他還是種傷害……
  「……我一直都是你的東西。」茨木童子眼中燦出了光芒,他笑得滿足。
  「我說過你不是什麼東西──」
  酒吞童子的話才說到一半,他凝視著完全不理會他並且逕自用臉頰蹭著自己手掌的白色妖怪。
  他突然明白了某樣東西!
  ──啊啊、他真的是個超級大笨蛋!!
  就像他說的,茨木童子一直很堅強。
  這傢伙唯一在乎就只有自己離開過他的事實,他會感到不安的原因就只是因為害怕被再次丟下。
  所以這個直線思考的傢伙在知道等到了自己之後的反應才會變化的這麼大。
  小小的外道丸並沒有被他那紅色的妖怪大人所遺棄,一切都只是他終會有所等待到酒吞童子的過程而已,不管那有多痛苦、多漫長。
  這個想法似乎有些簡單的腦袋讓酒吞童子眼角有些發痠。
  他口口聲聲得說著自己多愛茨木童子,卻從來沒有思索過對愛情尚且陌生的茨木童子能不能理解他的承諾是永遠的?
  他想到了那張曾經為了伊邪那美哭泣的小小淚顏。
  即使是愛情,即使是他酒吞童子最為渴望的情感,但他眼前的這個傢伙還是無法確定這能夠持續多久。
  混帳!他才是最笨的那一個,茨木童子要的一直都只是──
  「我不會再離開你了,永遠都不會。」
  紅色帶金的眼眸微微震了一下,茨木童子瞇起雙眼笑得更深了。
  「我一直都是你的東西。」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