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即使休是嘻笑著被艾倫推出了廚房──以休會干擾他烹飪為理由,但那雙背過艾倫的深色雙眸卻蘊藏著微妙的深沉。

  艾倫看起來很幸福,但就是這種臻於完美的景象讓他隱約意識到某種違和感……

  休面帶嚴肅地沉浸在思想中,直到艾倫把鯡魚排擺上桌面的時候,他才換上一如往常的爽朗的笑容。

  但艾倫終究沒有他自認的那麼遲鈍,休換上笑意之前的凝重讓他抬高了眉梢。「怎麼了?」他發出疑問,並且試圖開點玩笑。「你認為我會害你吃壞肚子?」

  休笑了起來,他伸手揉了揉艾倫的頭。「就算你端給我一塊變成炭的鯡魚排我也會吃得津津有味。」

  「我願意把你的話理解為稱讚。」

  艾倫靦腆地笑了一下,接著他拉上了休的手,神色忽然變得有些遲疑。

  「休…你跟我在一起過得究竟好不好?……我值得嗎?」

  他沒有特別去追問休的心事,卻反而想到了埋在自己心底的那道陰影。

  「你當然值得。」休把手指滑上了艾倫的臉頰。「聽著,如果是為了我剛才的模樣……」

  「不,不是因為那個。」艾倫搖了搖頭,他緩緩解釋著:「這就只是我想了很久的一件事。」

  艾倫任由休把自己拉到了他的腿上,他輕輕吐了口氣。「我只是想對你說……如果哪天你厭倦了我……不,別這樣看我,我一直想理智些,我知道我必須把該說的都說清楚──」艾倫的眼中有些委屈,休的指責神情讓他難受,他想把他的感情表達出來,只因為他珍惜休,可惜他卻只會用這種笨拙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在乎。

  「到那個時候,請你不要猶豫,而我也不會糾纏不清。」艾倫艱澀地咬了咬下唇,他再次張開嘴卻無法發出聲音,他的神情尷尬,也滿懷歉疚。「我不是在質疑你的感情,我只是…不想成為你的負擔或是責任……」

  艾倫垂下頭,就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他不太肯定自己的心意能不能好好傳達給休,甚至擔心休會感到不悅。然而休卻緊緊摟住了他的腰,將頭溫柔地靠上了他的肩膀。

  「小傻瓜、」休低喃著。「原來我一直都讓你那麼不安?」

  艾倫沒有回話,休寵溺的聲音讓他更自責了。

  「對不起,我只是想在最糟糕的可能情況下,至少還能保留住我們的友誼,我不希望你永遠離開我的世界。」

  「嘿,那個情況永遠不可能發生,而且在我說出有多愛你之後我也不可能只滿足於作你的好朋友了。」休開始順著艾倫的頭髮。「聽聽你的話,你在預防?而我擔心的唯一可能就只有你會厭倦我。」

  「那不可能!」艾倫急切地呼了出聲,他不可置信地眨著長長的眼睫。

  休露出了一絲苦笑。「為什麼不?這是我第一次的真正初戀。我也會擔心,因為一切太美好了,而我剛才的沉思也只是因為在想這些。」他用修長的手指繞著艾倫的髮梢。

  休知道艾倫之前的交往對象大都是肉體關係多過了感情,他可以明白艾倫的不安,畢竟他們現在的關係也是艾倫所生疏的。「我是那種一抓到想要的東西就絕對不會鬆手的人。所以聽著,我才是真正需要害怕被你扔掉的那一個。」

  「我不會,永遠不會。」艾倫堅定地開了口,他第一次知道休也會不安。他安撫般地貼近了休的額頭,略為顫抖的睫毛掃上了休的眉間。「很抱歉我說出了這種話。」

  「不,這很好。」休的唇間流露出溫和的聲音。「我們本來就應該多談談,不管你有什麼稀奇古怪的想法都應該跟我說。」

  「那麼,休…」艾倫把雙唇彎成了一個美好的弧形。「永遠都不要離開我。」

  「只要你希望。」

  艾倫的表情瞬間放鬆了來,他抿起雙唇,溫順地讓休托起他的臉,並且在他的額頭烙下一個深情的吻。

  「好了,你可以吃飯了。」他輕輕笑了起來,又主動吻了吻休的臉頰。「其實我有煮一鍋海鮮湯,我應該先盛出來的。」他忽然側著頭恍然大悟地說。

  「只要是跟你在一起,我當個野蠻人也無所謂。」

  「你本來就是個野蠻人。」艾倫有些不平的意有所指,他瞟了休一眼,然後緩緩皺起眉頭。「對了,我還沒把爐火關掉。」

  休故意翻了翻白眼。「如果你把廚房燒掉──」

  「那麼你就會樂得每天帶我去吃浪漫的法國菜。」

  艾倫踩著稱不上慌張的步伐走進廚房,然後再不帶表情的把整鍋湯端了出來。

  「海鮮湯只剩一半了。」他誠實地說,卻完全沒有愧疚。他看著忍著不笑出聲的休。「你是覺得可笑還是有趣?」

  艾倫低了一下頭,理所當然地做出分析。「喔,我知道你會說我可愛。」

  「你已經太超過了,艾倫!」休故意怪聲大叫了起來。「你那副理智誠實的模樣可愛到會讓我吃不下飯!」

  艾倫抬了一下眼,休果不其然地又說出了這個形容詞,他再次放任休把自己拉進懷裡狠狠親了一頓,同時某種危機意識也油然而生。「不,休、我餓了,是真的餓了!」

  「我也餓了,」休用無辜的語調說著,卻以一種帶著危險性的眼神望著艾倫。他必須好好想想,該如何對艾倫剛才那可怕的言論做出什麼小懲罰。「而我對那鍋湯非常有興趣。嗯…你放了些奶油?如果你身上有著淡淡的奶油味或許很不錯。」

  艾倫呆住了,他兀自對休眨著眼睛,接著難以啟齒地拒絕了起來。

  「不不、我不想知道你準備拿那鍋海鮮湯對我做些什麼……老天、還有那些蜂蜜或果醬……我不否認我很享受,但現在是吃飯時間──認真的吃飯時間。」

  艾倫脹紅了臉,隨即他又發現休可能完全沒有這種想法……但休的玩笑話總讓他難以辨別,老天。

  他覺得自己陷入了窘境,像隻傻傻的兔子蹦蹦跳跳地掉進了休的陷阱裡。

  艾倫不甘心地噘起嘴,填字遊戲能應付,但他卻一點都不擅長文字遊戲。

  「……你真的很壞心眼。」

  「我以為這也是我的魅力?」

  艾倫沒有回答,他只是有些用力地用自己的頭撞上了休的。

  「嘿,這一壞掉,可是兩顆天才的腦子。」這當然一點都不痛,但休還是努力做出抗議。

  「……和你一起變成笨蛋似乎也不錯。」

  艾倫的聲音很低很輕,他摟緊休的脖子,又把頭埋了起來。

  休回抱了艾倫,籠罩在兩人間的幸福讓艾倫希望時光就此靜止。

  「吃完飯,我想要和你再看一次白雪公主與七矮人。」

  「遵命,我的公主。」

  艾倫挑了挑眉,好吧!他真的決定放棄繼續和休糾纏於文字之間了,至少現在。就像休說的,這無疑也是休的魅力而且讓他心動不已。

  但事情終究不如艾倫想得那麼順利。

  不速之客的造訪讓他措手不及,就在他與休剛剛填飽了肚子之後。

  圖靈夫人──他的母親,與他的兄長約翰闖進了這個只屬於他與休的完美世界。

  他真正的家人與家庭,卻諷刺地是一個他永遠無法契合的世界。

  艾倫迷惘地看著休把他的兩位血親請進屋裡,並且自我介紹。

  圖靈夫人顯然對艾倫這位新任助手十分滿意,他既風趣且深具魅力,再加上幾個冠軍的頭銜。當然了,休更是個典型迷人舉止優雅的英國紳士,這樣的休顯然達到了她對自己小兒子的畢生期許。

  一開始,艾倫除了和母親與兄長寒暄幾句之外,就只是溫順地做出微笑並且偶爾應和幾句。

  面對母親的出現,他正努力地模仿著好兒子的形象。

  而這看在休的眼裡只有心疼。

  休聽過艾倫談論家人,艾倫愛他的家人,卻始終無法融入,即使艾倫自己也說不清楚為什麼。

    艾倫的童年是寄宿在別人家裡度過的,父母沒有陪伴在身邊的因素或許決定了艾倫的古怪孤僻,但拜託,休才不在乎,艾倫的個性發展才不是他需要探討的項目。他只要知道自己在乎艾倫就夠了,那為什麼還要做出評論?

  接著,圖靈夫人開始饒富興味地聽著休解說著艾倫現在的研究重心,而這似乎遠比艾倫自己解釋要來得好上許多。

  ──一臺擁有人類智能的超級計算機,這是一件多麼了不起的事!

  艾倫顯然也很享受著休的解說,過了一陣子,他甚至舒緩了些情緒上的緊繃也參與討論。 

  圖靈夫人聽得既認真也熱情,就連不怎麼說話的約翰也是,但休觀察他們表情得出的結論卻只有「這真是樣很厲害的東西,不過它到底能做些什麼?」這種想要努力認同的疑問。

  艾倫的家人想要跟艾倫有更多的互動,特別是圖靈夫人,但很可惜就是做不到,因為他們跟不上艾倫的一切思維,而艾倫幾乎把他的整個人生都放進了這些超脫的思維中。

  休開始可以想像這樣的一個話題在沒有他於其中的調劑會延伸成多麼冗長恐怖且沒完沒了的狀況──艾倫會開始焦躁、甚至厭煩,對那些聽不懂他想法的其他人,但面對親人,他卻得自己吸收這些情緒。

  圖靈夫人和約翰都是好人,問題就只出在他們和艾倫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

  而艾倫,就連跟同樣是科學家或數學家甚至其他權威性的專家也很難處得來。

  他們就像兩種完全不契合的齒輪。

  休不著痕跡地握住了艾倫的手,他感到艾倫的指尖有點冰冷。

  艾倫的母親與兄長是來表達關心的,但卻適得其反地讓艾倫手足無措。

  艾倫可以輕鬆地捨棄掉可笑又麻煩的社交,但這卻是他的家人,以艾倫的話來說,那也是他僅存的。

  「直到剛才,我還很擔心你,艾倫。」

  圖靈夫人的話讓艾倫微微一愣。

  休知道艾倫直到審判之前才把自己的性向告訴家人,圖靈夫人雖然沒有太大的反應,但艾倫對兄長約翰的反應卻是用厭惡這個字眼來形容。

  「可是看看你,你現在開朗多了,個性也圓融了許多,你應該早點這樣。」

  圖靈夫人滿懷善意的表現出對自己小兒子的稱讚與關懷,但這卻是對正在溫順模仿著好兒子形象的艾倫一個極大的打擊,艾倫確實在這些方面的確實有些改變,但並不是因為獲罪之後的檢討,更不是對自己身為同性戀的反省。

  圖靈夫人的話在無意間抹煞了艾倫的整個本質。

  休感到艾倫的手指在抽動,他先是緊緊地回握住,接著他稍顯慌張地驚呼了一聲:「老天,我應該沖壺茶給你們兩位的,我真是太失禮了!」休作勢要站起來,卻又尷尬地回望了艾倫了一下。「喔、艾倫,可以告訴我茶壺和茶葉放在哪裡嗎?」

  艾倫盯著休的雙眼閃動了一下,他頓時明白到休正體貼地為他裝著糊塗。「不…不用了,這是我家,我去準備就好,我甚至還可以順便準備些點心。」他甚至擠出了幾分笑容。

  圖靈夫人滿意地看著艾倫離開的身影,她顯得開心又歡喜。

  「看、約翰,我們的艾倫長大了。」

  圖靈夫人是真心在為艾倫高興,休能感覺到她有多麼地疼愛著自己的小兒子,但是這份母愛卻或多或少的對艾倫有些傷人。

  接著圖靈夫人又向休問了一些艾倫生活上的事,休答得得體也讓她滿意,然後她稍微離開了一下──因為擔心失禮而去整頓儀容。

  在母親離開的時候,艾倫那不多話的兄長望了望休,難得地開了口。

  「謝謝你。」

  「為了什麼?」休只是微笑。

  「在艾倫發生了…那種事情之後,還願意協助他研究。」約翰說得有些吞吐。

  「如果你指的是同性戀行為,我想那本來就不是什麼大問題。」

  約翰沉默了,休觀察著他有些陰鬱的表情。

  「……你不認同有艾倫這樣的弟弟?」

  「當然不,我只是……」約翰的臉有些扭曲,他不想只說些好聽話來敷衍休,而休可以在這裡看到他與艾倫兄弟間的血緣特質。

  「困惑。」休好心地幫約翰選了一個形容詞。

  約翰愣了一下,隨即緩緩點頭。「是的,我想是的。」他顯得更疑惑了。「但為什麼……他不告訴我和母親?我們是家人。」

  休明白到與其說約翰的情緒是厭惡同性戀,倒不如說是因為艾倫的刻意隱瞞而讓他感到憤怒,艾倫堵了一道牆,大概是因為他不曾對家人抱以期待或信任這的情緒過。

  「他或許害怕這會造成你們之間的衝突,因為艾倫不想失去你們。」

  約翰顯然聽不懂休的意思,所以休繼續補充著:「如果沒有那場惱人的審判,而是在普通的時候艾倫告訴你們他是同性戀呢?你們會怎麼做?你會怎麼做?」

  約翰沉思了一下,交握起雙手的他有些氣餒。「就算我們並不在乎,可是為了讓艾倫能在社會上好好立足……我們會阻止他,要他停止那古怪的一切。」

  約翰頓時的聲音嘎然而止,他頓時明白到那些不曾發生過的衝突會是多麼得可怕。

  約翰不再說話,而休也十分體諒地終止了這個話題。

  「那麼,我先去廚房幫幫艾倫。」

  休說,並且離開了會客廳,當他走到廚房時,他連忙湊近艾倫那張有些不安的側臉。

  「我也是。」他只說了那麼一句。

  休沒來由的一句話讓艾倫狐疑地抬起頭。

  「我和我的家人也不能說合得來,在心靈層面上。」休做出微笑。「但我會偽裝,我能自得其樂,有時候甚至蠻不在乎。只要他們需要什麼我都會去做,我愛他們,但始終沒有愛自己的多,畢竟我是個自私無情的傢伙。」

  「別這樣說你自己。」艾倫有些慌亂。

  「所以別露出這樣的表情。」休撫上了艾倫的臉龐。「你知道你最大的問題在哪裡嗎?你珍惜你的家人,甚至比你所以為的更要珍惜許多,這就是你會在內心糾纏不清的真正原因。」

  休灰藍色的眼眸直視著艾倫。

  「當你面對那些你不屑又覺得庸俗的外人時,你會馬上轉身離去,偶爾還會說些難聽的話,而這就是最大的差別。」休露出苦笑。「你和你家人的關係太複雜,就連我也無法給你答案,這種微妙的關係或許會一直持續下去……但、嘿、你連我的壞脾氣都能忍受了。」

  休吻上了艾倫的額頭、又吻了吻他的鼻尖。

  「這是難得的家人聚會,別浪費了。當你母親和約翰給予你關心的時候,你只要明白這是真摯的親情就夠了,不要試圖去分析,那就只是份足夠強烈的愛──不論你用什麼方法去度量。你只需要好好享受。」

  艾倫沒有回話,他只是仔細地咀嚼著休的話。

  「當然了,你一定要跟他們說那些小餅乾是你親手做的,這一定會讓他們很驚喜。」

  休一手托起擺好茶壺和茶杯的托盤,另一手輕輕地拉上艾倫的纖細手腕。

  「倒是關於我剛才那番自戀的發言,我可以告訴你,我愛你絕對比我愛我自己多上好幾百倍。」

  艾倫露出有點責怪的表情,但他隨即笑了出來。

  他的表情溫和,比進廚房之前更是放鬆許多。

  確實,他只要知道他的家人愛他就夠了,這個答案始終那麼簡單。

  休似乎對這場聚會施了魔法,艾倫原本覺得和家人的見面有可能會帶給他一絲沮喪。但聽著圖靈夫人與約翰讚美著自己的手藝時,笑意卻早已不知不覺地凝聚在艾倫的唇邊。

  休一如既往的是個聊天的高手,他甚至開始和圖靈夫人談起印度的事。

  圖靈夫人侃侃講出的很多往事就連艾倫和約翰都是第一次聽說,這讓艾倫有些吃驚,他更接近了他所不熟悉的父母親,印度的一切聽起來都很奇妙,但最奇妙的是,休對印度的了解。

  這讓休的神祕感增添了一分,也讓他解謎的時候更有樂趣了。

  總之,這稱得上是一場讓人舒服的會面。

  避開思想衝突和爭奪主導權的相處讓他釋懷,他需要的是個容身之所,而不是一個他必須苦心經營的地方,他看著母親的神采奕奕和兄長的溫爾微笑,突然自省到自己以前對家人的要求頑固刻薄到有些過份的程度。

  某種完美主義的偏激孤傲讓他和家人主動疏遠──或許錯過太多時機的他和家人會一直以這種方式相處下去,但他們愛著彼此。

  當休與艾倫在門廊上目送著圖靈夫人與約翰之後,艾倫稍稍打了一個呵欠,他還是有著些許不自在而帶來的疲倦。

  然而對於安排好的行程艾倫仍然有所堅持。

  休再次為他放映起白雪公主與七矮人,不過這次他不坐在沙發上了,他固執地決定要站在休的身邊。

  這些膠捲研究起來或許挺有趣的,即使足夠簡單,艾倫不禁這麼想著。

  是的,將來他或許會跟他的家人更親密些,他悄悄看著休線條分明的側臉。

  但最重要的,卻是他更加意識到自己只要有休就夠了。

  這個有點讓人害臊的想法讓他有著想要自己先偷偷藏著的私心。

  他望著休,淺淺微笑著。

  然後艾倫繼續將目光移回他最喜歡的童話,不自不覺間,故事已經進展到壞皇后浸製毒蘋果的場景。

  艾倫默不作聲,但休卻微微皺眉了。

  艾倫看著那顆毒蘋果的模樣,近乎著迷……

                 -to be contu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