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麥特與休和艾倫約好的見面地點是一座有著暗灰石色調的陰鬱古堡。

  當他們看到麥特在城堡前方的鋪石路上來回踱步的古怪神情時,休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看起來很失落。所以?你認為倫敦塔該是一個怎麼樣的地方?」

  「至少該是個羅曼蒂克的地方。」麥特顯得有些苦喪,也露出了一股被騙得不甘心的神態。「孟席斯先生建議我來的,他說這是個對英國而言意義重大的地方。」

  「當然,對他而言這可是個的好地方,充滿陰謀和謊言,特別是關押過希特勒的左右手魯道夫‧漢斯,這是他那種人特有的浪漫。」休好笑地說道。

  「至少該有伊莉莎白女王與她祕密情人之間的愛情故事。」麥特滿臉委屈。「我先四處走了一下,聽到的卻都是一些靈異故事。」

  「不要強播自己去學習不合適的人文素養,麥特,因為那真的一點意義也沒有。」 

  休說的有些挖苦卻不帶惡意,而麥特本人也不怎麼在意。他甚至覺得休說得對極了,還露出了欽佩的表情。

  終於,這番少年的傻氣讓艾倫發出了輕輕的笑聲,也讓已經在觀察他的麥特毫不客氣地把視線更集中在艾倫身上了。

  「艾倫──艾倫‧麥席森‧圖靈。」大概覺得自己的反應有點失禮,艾倫連忙把手在嘴巴前圈了起來,接著友善地將另一隻手伸向麥特。

  「我是休的學生麥特。」麥特熱情地回握住艾倫的手。

  「老天,我們才不是那種關係──」休挑起眉梢。「嘿,你握得夠久了,快點把你的手拿開!」

  麥特抽回手,他略微對休做了個鬼臉。

  「你當然是他最喜歡的學生。」艾倫露出了柔和的微笑。

  「我說過不要再用喜歡這個詞了,艾倫。」休露出落敗的神情,有些不情願地將艾倫拉進自己的懷裡。

  他當然可以毫不在乎地在公眾場合對艾倫作出親暱的舉動,但艾倫會擔心,擔心他。所以他一向有所節制,但現在這裡沒有其他人,而麥特更不需要擔心。

  他需要證明給艾倫看,讓第三者看看他們坦蕩而真實的愛情。

  而艾倫沒有閃躲,他甚至任由休在他的頰上吻了一下。就像他之前再次認知到的,他本來就不是個會對愛情害羞的人,除了對休。

  「哇喔、哇……」麥特的眼睛睜得更大了,同時他的表情也帶著一種努力學習的味道。

  休這種超級充滿男性魅力的舉止,他決定好好學下來。

  「所以,你打算繼續待在這裡?」滿足後的休將頭轉向麥特。

  「圖靈先生是個有魅力的男人,我能理解你為什麼會那麼深深著迷。」

  艾倫將視線轉向休,關於麥特的事他聽了不少,但著迷這個字眼他倒是第一次聽到。

  休睿智地選了忽視艾倫的視線,他略微清了一下喉嚨。「老天!你們美國人的說話方式。」

  艾倫聽到休的低聲嘟噥,他必須很努力地才不讓自己流出可能有些放肆的笑聲,喜悅的情緒讓他雙頰微紅而且得意,他抿著笑意將目光放到了麥特身上。

  「你可以直接叫我艾倫。」

  「當然,艾倫。」麥特開心地喊了出來,然後他皺了皺眉,針對另一個問題。「然後不,我不想再待在這裡了……我不太相信那些吃牛肉的傢伙吃的究竟是不是牛肉,就算是人肉我想我也不會吃驚。」

  「不要告訴我你害怕鬼魂與幽靈。」

  休揶揄著眼前的高大小夥子,然後麥特的眼神連忙閃爍了起來。「不、我…我只是不擅於和祂們打交道,我奶奶說過要尊敬祂們。」

  「是的,不過我倒是沒碰過和祂們打過交道的人。」休表情爽朗地開口。

  然後,艾倫覺得休真有點太欺負人了,因此他沉思了一陣子,緩緩開闔起雙唇。「我認為,靈魂不應該是種可怕的東西,他們理當只是沒有肉體的思想,在科學角度上甚至可以用電子或是能量來解釋,喔…我想說的是…那不僅不可怕,而且很自然。」

  麥特起初有些錯愕地望著艾倫,隨即傻呵呵地咧嘴笑了起來。「嘿、不僅聰明而且人也足夠體貼,難怪休要那麼寶貝。」

  「嘿──!麥特小子!!不要把你那傻氣的大個頭黏到艾倫身上。」

  湊近艾倫的麥特嘿嘿笑了起來。

  艾倫看著麥特有種對方是隻跟著母鴨的巨型小鴨,這個聯想其實挺討人喜歡的,不過真要說出來就有點失禮了,但他可以在回家的路途中跟休闡述一下今天的發現。

  艾倫的身材算高挑,不過麥特顯然更是高壯許多。

  這位年輕人是個菁英份子,卻十分親切隨和,他接觸過美國人,熱情和率直幾乎是他們的天性,但大多數的美國人卻總讓艾倫感到浮誇失禮甚至毫無內容。英國的學術界不適合他,顯然美國的不適合,這點曾經讓他倍感失落。

  但麥特卻是個特例,他當然有美國人的特質,但卻直接坦率地不會讓艾倫感到被冒犯,年輕的麥特顯然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也擁有足夠的深度不至於乏味。

  當艾倫和麥特談起賦予機械智能的理論時,麥特表現得就像個興奮的大孩子。他對艾倫提出了不少問題,而艾倫也解釋地十分愉快,大個子男孩提出的問題總能準確地切中要點。

  「也就是說,高高在上的休會有被機械打敗的一天?」

  艾倫忍俊不住,而休則是故意瞟了麥特一眼。

  「顯然你對我幼稚的競爭心態一直都在,小子。」當然,休的話沒有半點惡意,他樂於看到艾倫與麥特的談話愉快。

  「但,輸給艾倫你其實會很開心吧?」

  「喔、你說對了!」

  休做出了投降卻也享受的表情,而麥特則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走在兩人身旁的艾倫則是輕輕揚起嘴角,他一直認為倫敦的天氣總是陰霾,但似乎不是今天。

  然後,在麥特見到休的車子時,那張生動活潑的表情更是誇張了,他的眼睛根本在發光。

  「這臺車,哇喔…嘿!」他驚歎了很久之後將頭轉向休。「你覺得我還要工作幾年才能擁有這樣的車?」

  「以公務員而言,挺難的。」

  這番嚴厲的回答讓麥特的表情看起來就像生吞了整顆雞蛋,不過休馬上安慰性地拍上了他的肩膀。

  「所以你可以從現在開始做些兼差,這方面我可以指導你。」

  艾倫愣了一下,休高深莫測的商人表情讓他覺得自己是否該阻止一下這個話題,他不確定麥特能不能成功避開牛頓的下場。

  然後休把車鑰匙丟向了麥特。「現在就來做個買賣,我可以讓你開這輛車,不過條件是當我和艾倫的司機。」

  「成交。」麥特爽快的答應。「所以你們想去哪裡?」

  儼然已經一副司機模樣的麥特讓休翻了一下白眼。

  「我以為是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那我要去看看大笨鐘、白金漢宮……反正你說往哪開就往哪開,去些光明爽朗的地方。」

  「這可是英國。」休又忍不住挖苦了一下。

  看著眼前兩人的互動,艾倫忍不住又勾起一絲溫和的笑容,接著將他拉近後車座位上的休很自然地將手環上了他的腰。

  「這種感覺還不錯,有個司機。」休親暱地在艾倫耳邊說道,接著他把兩人拉回了普通距離,並用手指玩繞著艾倫的頭髮。「當然,只要和你在一起都很好。」

  休的笑容就像獵捕用的陷阱。艾倫可以聽到休的低息,自己的心跳聲和麥特的……噢?幾乎什麼聲音都沒有?他立刻不是很能理解地發現麥特正屏住氣息地觀察著他們兩人。

  艾倫對這道視線完全不介意,但麥特顯然對他們兩人之間那過久的相望凝視介意極了。

  「嘿!就這樣?」

  麥特不可置信地向休發難了起來。

  「我以為會有一個熱情的擁吻!」他甚至大聲抗議了起來。

  「我們可不是什麼教學用的範本。」

  休的聲音或許在麥特耳裡聽起來有些嚴厲,艾倫這麼覺得的原因是他馬上聽到了麥特的道歉聲。

  他看著休挑起雙眉。

  「我以為你被愛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你是個調情高手?你必須清楚你應該清楚的。」休的眉梢抬得更高了。「你就是你,麥特。」

  休的話讓麥特露出了忽然領悟的表情,他開始傻氣地連點著頭,然後休又再次動了動那線條好看的薄唇。「不過我是。」休刻意停頓了一下聲音。「──一個調情高手。而且如你所說得很迷戀我的戀人。」

  休愉悅地朝麥特眨了眨眼,他丟個了艾倫一個頑童般的眼神,接著伸手攬上艾倫的後頸,恣意且霸道地朝艾倫那毫無防備的柔軟雙唇吻了上去。

  「我不想示範給你看,但我可以炫耀。」休滿足地用拇指輕揉著艾倫微張的嘴唇。「但我也不會炫耀太多,因為我是個忌妒心強又小心眼的男人。」

  說完,他再次誇張地吻上艾倫。

  面對不用隱瞞什麼的麥特,艾倫再次確定了自己真的沒什麼羞恥心。

  他十分自然地環上了休的頸子,休的心情顯然好極了,而他的更是不壞。

  他聽到了一聲輕息,但那不是休也不是他發出的。

  「──哇喔!」麥特先是歡呼了起來,接著發出了一聲因為太過激動而撞到車頂的痛呼。

  喔、美國人!艾倫忍不住做出了這樣的感想。

                    -to be continued-